南方網> 南方plus>南方十訪

過年回誰家,婆家vs娘家?這是彰顯實力的時候了……_南方十訪_南方網

2019-02-03 11:31 來源:南方網 南方+

  每年此時,從南到北、從新婚小倆口到老夫老妻,可能都會面臨一場靈魂的拷問:

南都新闻  今年過年去誰家?男方家還是女方家?

  有人笑說,這是“彰顯實力的時候”;有人形容,這是“幸福的煩惱”。

南都新闻  五個小故事,折射出中國家庭在年關抉擇面前的心態和姿態。有順其自然,也有劇情反轉;有點小辛辣,更多是溫暖。

  不管在哪里過年,家人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故事一】

  娶一個莆田老婆,不用發愁“去哪過年”

  我的家鄉福建省莆田市,距廣州800公里,不堵車的話,自己開車需要近10個鐘,高速費加上油錢來回就要花兩千。以前每次過年回家,我都會在七大姑八大姨大嬸嬸小舅媽不把自己當外人的親切催婚中低下頭:“說好三年又三年,你怎么還不結婚呢?”

莆田海邊的自建樓房。

  不過今年就好了,我今年準備去男朋友家過年,再一起回莆田。讓我潮汕男朋友最開心的事情是,娶一個莆田女孩子完全不用面對“過年去誰家”的難題。在莆田風俗中,女方一般都要去到男方家里過除夕,正月初四再一起回女方家過“大年”。

  我們今年的計劃就是先回潮汕過除夕,再從潮汕回莆田過初四“大年”,每段旅程都是動車近3個鐘,票價不超過200元。廣州回潮汕一票難求,我們只好選擇坐大巴回去。好彩我們搶到了年后從深圳北出發經過潮汕到達莆田的始發動車票,無座,但想著忍一忍站三個鐘就過去了。

到了潮汕男友家,茶先喝上了,還佐以橄欖。一家人圍在一起喝泡熱茶,新年就開始了。

  雖然今年不用面對催婚,但紅包成了另一個“難題”。去年春節,莆田不經意間又紅了一把——某機構公布了一份全國壓歲錢地圖,莆田以平均12000元的大紅包獨占鰲頭。但我萬萬沒想到,和廣東人多則五十塊、少則兩塊錢的“利是”不同,潮汕的習俗和莆田一樣,還沒到男朋友家,我就默默地分配好自己的年終獎。

  和大部分年輕人一樣,我和男朋友都沒把去哪邊過年當做衡量感情親疏的尺子,更多時候就是入鄉隨俗,不管在哪里過年,家人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故事二

  東北女婿老張:在中山過年很爽,就是沒串擼有點不開心

  今年在中山過,去年也在中山,前年也在中山,結婚四年,只有第一年回東北了。在中山過年很開心!馬路上基本沒有多少車,城里一點都不堵,路邊的車位也沒人搶,真爽!

  硬要說有點美中不足的話,就是中山沒有大澡堂,不能約上幾個好友一起去搓澡放松,也不能吃上正宗的東北燒烤,有點小遺憾。

  今年,我要把爸媽都接過來中山一起過年!

老張一家在中山的粵菜酒樓聚餐,慶祝新年。

  (老張,30歲,在中山生活近6年)

  【故事三】

  說好了回我家過年,最后關頭卻被親媽“賣”了

  大年三十愈近,回家的欲望愈濃。家的方向過去只有一個,但,今年變了。終于迎來了傳說中的世紀大難題,去男方家還是女方家?

  一個月前,媽媽就立下了軍令狀:“今年過年一定要在韶關家里過,因為是搬進新房子住的第一年,按照習俗,要一家人團團圓圓過個年。”我立馬爽快地答應母后,轉身就向男朋友轉達。

  男朋友來自江西,是家中獨子,基本一年中只有春節才能回去一次。但,丈母娘大人立下的軍令狀不得不遵照執行啊。于是,他如實向父母匯報,很快獲得了理解,經過協商,確定先在女方家過年,大年初二再回男方家。

  幾點出發、幾點到家?如何避開堵車?過年給家人帶點啥?父母迫切地盼望著,三天兩頭來電確認行程。

  就在萬事俱備的時候,媽媽突然給我發了一條很長很長的微信,大致的內容是:女兒,我想了很久覺得我們太自私了,你男朋友是獨子,家里那么遠,他的父母肯定很希望他回去過年,有哥哥陪我們過年,你們還是去男方家過年吧。

南都新闻  一開始,我很氣憤,馬上回了三個字:“我不要!”我把媽媽的意思轉達給男朋友。他特別驚訝,連聲感嘆丈母娘“深明大義”。細細想來,估計媽也是做了幾番掙扎,才最終做了此決定。

  這個世紀大難題在經歷了幾番行程策劃、幾十個電話溝通、幾百次郁悶糾結之后,竟然以“反轉”告終。

  過年了,在外的游子思家,在家的父母盼歸,想把另一半帶回自己家過年,那都是人之常情。但不管去男方家還是女方家,對于父母來說,只要兒女愛情甜蜜,他們怎么可能不開心?這,不過是個幸福的煩惱而已。

  【故事四、五】

  婆家娘家:輪流坐莊 vs 一起過年

  “我既不回娘家也不回婆家,快20年了,我和先生一直在中山過春節。”中山醫生林玲(化名)是南京人的媳婦,她的娘家則在惠州。幸運遇到開明的公婆,從不強求他們回南京,“我先生又覺得那邊太冷,過年更愿意呆在廣東。”

林玲中山家里早早擺上了年花。

  剛結婚時的一年春節,丈母娘做了一大桌客家菜:冬菇蒸雞、炒青菜、客家釀豆腐、梅菜蒸排骨……哪知,南京女婿不習慣廣東清淡飲食,竟無從下箸。

  第二天,丈母娘又特意加料了兩條燒鴨腿,沒想到燒鴨腿更不合女婿胃口,氣氛一度在尷尬間徘徊……但老人的用心良苦,被女婿看在了眼里,記在了心里。

圖說:2月2日晚,林玲娘家人婆家人圍坐一桌,兩家人共迎新年。

  同在中山的于娟(化名)夫婦則采取了“折中策略”。一年在娘家廈門過,一年在婆家中山過,如此輪流了27年……“不是約法三章,只是我們多年達成的默契。”于娟笑說。

  儀式感不僅在于輪流坐莊,還有“禮尚往來”。今年在中山婆家過年,娘家就會寄來廈門特產,到轉年在娘家過春節,婆家也早早備好廣東特產給她帶回家去。“親家之間過年互送禮物,成了固定‘節目’。”

  林玲的婆婆去世后,夫妻倆把公公接到中山生活,小姑子一家三口隨后也來中山安家,至今已是第十個年頭了。五年前,林玲父母在中山買了房。“我們兩大家人一起在中山過年,非常熱鬧。中山成了兩家人新的‘根據地’。”

編輯: 楊格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接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