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 21世紀經濟報道

人民幣匯率或迎新一輪漲勢 全球資本對新興市場重燃熱情_21世紀經濟報道_南方網

2019-01-29 07:20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近期,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可能提前結束縮表,人民幣再度迎來了新一輪凌厲漲勢。

  截至1月28日20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觸及6.7435,盤中一度創下去年7月以來最高點6.7228;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徘徊在6.7563附近,盤中一度逼近6.73整數關口。

  在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觀部門主管Dario Perkins看來,28日境內人民幣匯率創新高,一方面得益于當天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上調469個基點(創下過去兩個月以來最大單日漲幅),激發了市場買漲人民幣熱情;另一方面也與市場預期美聯儲將提前結束縮表相關。

  鑒于美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華爾街多數投資機構認為美聯儲可能在29-30日舉行的會議里釋放提前結束縮表的信號,這對美元構成新的下跌壓力。按照原先規劃,美聯儲將通過數年時間將資產負債表里的4。5萬億美元美債壓縮至1。5-3萬億美元,相當于美聯儲“加息”兩次,若此時釋放提前結束縮表信號,則意味著美聯儲僅“加息”1次,削弱了美元利差優勢。

  “這是過去兩個交易日對沖基金持續加大人民幣看漲頭寸持倉的原因之一。”National Alliance Securities全球投資業務負責人Andrew Brenner向記者透露,盡管28日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之差)再度收窄至41個基點,但多數華爾街對沖基金對此選擇“忽視”,他們更關注美聯儲是否會重啟寬松貨幣政策。

  在他看來,多數對沖基金已接受人民幣匯率在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情況下,呈現雙向波動的事實。

南都新闻  近日,中國央行副行長朱鶴新指出,降準措施和穩匯率其實并不矛盾,通過降準能有效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從而有利于匯率波動保持穩定。

  中美利差收窄難阻匯率上漲

  28日人民幣匯率走高,主要延續了上周五匯率大漲的“余威”。

  “上周五美聯儲或提前結束縮表等消息,令美元匯率大幅回調,促使人民幣匯率從6.79跳漲至6.74,激發了銀行與對沖基金的買漲熱情。到了28日開盤時,很多境內企業跟進加大結匯力度,間接帶動人民幣匯率早盤一路走高,導致境內匯率較境外匯率持續高出逾百個基點。”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分析。但隨著人民幣匯率觸及去年7月以來最高點6.7228后,部分銀行與對沖基金借著美元指數觸底反彈之機采取獲利回吐措施,匯率回落到6.74附近。

  上述交易員認為,在當前美元指數受多方面因素影響呈現高波動性的環境下,機構存在較高的獲利回吐、降低持倉風險需求。

  “當前外匯市場人民幣交投氛圍較一個月前已截然不同。”Dario Perkins向記者坦言,目前部分銀行與對沖基金認為,若美聯儲明確釋放提前結束縮表信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很快突破6.7整數關口。

  究其原因,部分對沖基金的投資邏輯已發生了巨大改變:當中美宏觀經濟均存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靠中美利差增減炒作人民幣匯率漲跌已變得“無效”,目前金融市場更關注的,是中美兩國針對經濟下行壓力采取了哪些行之有效的措施。

  “相比之下,中國相關部門早已落實寬松貨幣政策與積極財政政策,金融市場普遍認為中國經濟相比美國經濟能更有效地擺脫下行壓力,因此加大人民幣資產的投資比重。”Dario Perkins指出。

  在Andrew Brenner看來,目前金融機構還密切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否會選擇贊成不加息的經濟學者填補美聯儲高管空缺,因此紛紛削減美元多頭頭寸持倉。

  “盡管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因政府關門無法及時披露美元多空頭寸變化數據,但據我所知部分對沖基金幾乎結清了投機性美元多頭頭寸,令IMM市場的投機性美元多頭頭寸所剩無幾,從根本上緩解了人民幣沽空壓力。”Andrew Brenner認為。

  資本重返新興市場“有的放矢”

南都新闻  近期人民幣匯率穩步上漲,也是全球資本重返新興市場的一個縮影。

  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最新公布的周度報告顯示,受市場普遍預期今年新興市場經濟增長速度高于西方國家的影響,截至1月25日當周,全球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已連續出現第15周資金凈流入,創下2017年第三季度連續21周吸金以來的最長紀錄。其中,上周亞太股票型基金對中國股市的配置比例,創下過去1年以來的新高值。

  在Andrew Brenner看來,越來越多全球資本重回新興市場,相關匯率風險對沖需求與日俱增。尤其在當前,多數機構判斷年內美元指數存在5%的跌幅,他們在加大新興市場資產配置比重同時,通過金融衍生品買入大量新興市場貨幣看漲期權。

  與之形成對手盤交易的銀行,只能將這部分看漲期權拿到即期匯市買漲匯率,進而對沖對賭交易失敗風險,從而推動新興市場貨幣匯率上漲。

  不過,全球資本重返新興市場能帶來多強的匯率助漲效應,金融市場存在不同意見。

  惠譽評級發布最新報告指出,2019年新興市場評級遭下調的國家將多于評級被上調的國家。不同地區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發展狀況不一,比如亞洲地區國家評級預計保持穩定,拉美、中東和非洲等地區新興市場國家外幣債務占比較高,風險敞口很大。此外,全球貿易緊張局勢、石油和其它大宗商品等價格波動性、美元潛在的反彈概率,都會對新興市場國家經濟發展前景構成風險。

  惠譽全球主權評級主管James McCormack進一步指出,如果一個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匯率一年內貶值30%,其主權評價平均會下降兩個等級。2018年出現有16個新興市場國家貨幣貶值幅度超過30%,其中6個國家以債務違約告終。

  “在選擇新興市場國家資產時,我們更傾向加大對外匯儲備充足、保持較高經濟增長速度、貨幣財政政策落實行之有效、中長期經濟發展前景較好的國家進行投資。”一位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編輯: 何柏梅

相關新聞

微信
QQ空間 微博 0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網站地圖- 廣告服務-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 法律聲明- 友情鏈接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備案號:粵B-20050235